思念作铠甲 护士妈妈爱作战\大公报记者 卢静怡
发布时间:2020-05-10 17:03:17

  图:潘丽丽一家三口合影受访者供图

  2020年母亲节,经历两次疫情的潘丽丽,理解了母亲当年不愿她上前线的执拗。午后的阳光透过窗照射在她坐着的沙发上,12岁的大女儿正忙着为她煮大餐,2岁多的小女儿正缠着妈妈要抱抱。这位此刻浑身散发母性光辉的女士,17年前曾背着母亲独自前往一线抗击沙士;而17年后,面对新冠疫情,她又瞒着女儿毅然支援湖北。在前线的时间,她虽有担心,也有思念,但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,并把对孩子的牵挂变成"铠甲",在抗疫最前线衝锋陷阵,以母爱战胜恐惧与担忧。

  潘丽丽是广东省中医院大学城医院皮肤科风湿科护士长。留着一头飒爽的短髮,戴着黑框眼镜的她,眼神锐利,说话条理分明、从容不迫。"我本是留长髮的,为了上前线打理方便,才第一次剪这麼短的髮型,到现在还不习惯。"她赧然一笑,摸摸脑后的短短髮梢,"下班脱护士帽时,还是习惯先伸手解髮夹,摸空了才回过神来。"

  "第一次剪这麼短的髮型"

  2003年,潘丽丽才刚毕业3年,24岁不到的她,初到广东省中医院工作,"踏实"、"勤奋"是别人形容她最多的词。沙士爆发的时候,这个文静青涩的女生,第一时间报名上了前线。她没有告诉家人,自己承担了到隔离病区照顾病人的任务。"虽然本能会害怕,但当时年轻,担心的东西并不多。"

  17年后,在沙士期间"打胜仗"、拥有20年医护经验的潘丽丽,原以为自己在此上前线会很镇定。然而前往湖北荆州时,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,她心裏始终不平静。比起17年前一味"衝锋",如今已为人母的她多了"软肋":我担心过,自己万一被感染了,孩子们就没有妈妈了。

  初到荆州,人地两疏。她在荆州期间,从没有休过一天假。在重症病房,她每天要接触20多名患者,工作时长将近10小时。那段日子,也是两个孩子自出生后与妈妈分别最长的时间。

  每晚下班,卸下防护服,经过层层的清洁和消毒,终於能够在手机裏和孩子视频,是她一天裏最舒心的时刻。"电话刚接通,小女儿尖叫着喊妈妈。而大女儿总是迫不及待分享一天在家裏做了什麼。"潘丽丽鼻子也酸酸的,但这种对孩子的牵挂,也让她有了"铠甲"去面对第二天的高强度工作。"一定要更加照顾好自己,回去见她们。"

  女盼继母志 传承坚韧毅力

  大女儿今年12岁,正在读六年级,性格像极了年轻时的潘丽丽。在妈妈对抗疫情的时候,她已经做饭做得像模像样了。晚上,潘丽丽和大女儿到楼下散步。大女儿突然跟她说:"妈咪,如果我长大了,还有这样的疫情,我要像你一样到前线工作!"在这行工作廿年,潘丽丽深知医护工作的苦累、前线的危险,但当她听到女儿的话时,脱口而出的却是:"好!妈妈支持你!"母亲节前夜,她感觉到有些情感,在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中,变得愈发坚韧了。